您的位置:首页 > 志愿团队

武汉百步亭社区“抱抱团”温暖困难家庭

时间:2018-09-20

转发  收藏  字号:T|T
来源:人民网

  提到“抱抱团”,人们想到的是年轻人的时尚秀。湖北武汉百步亭社区也有个“抱抱团”,它是一群爱心姐妹组成的邻里守望志愿服务队。

  队长朱凤清,今年60岁,2012年初,她作为百步亭社区志愿者,成立“抱抱团”帮帮邻,帮助社区里重病居民度过人生最难熬的日子。

  住进百步亭,当上志愿者

  朱凤清原是“一张嘴能说会道,两条腿停不下来”的大忙人,退休后闲来无事,便在网上注册了5个“农场”账号,电脑前“偷菜”,一坐就是一天。或者是成天打麻将,消磨人生。有时也管些闲事,和别人吵闹一通。

  家住百步亭的女儿觉得朱凤清这样成天无所事事太“屈才”,便说“您到百步亭去吧,别浪费了你这副热心肠。”

  2011年8月,搬到百步亭的朱凤清,来到她所在的温馨苑党支部“关爱站”,看到墙上一副“欢迎退休党员回家”标语,她心头一暖。

  后来她常提起这一幕。那天在“关爱站”,她巧遇全国优秀志愿者孙朝娟,在孙的鼓励下,朱凤清成为了一名注册志愿者。多次参加社区志愿服务活动后,她当上了502栋的党小组长兼楼栋长。

  没当过楼栋长,更不知道该如何当楼栋长。首先,她召开了家庭会,家人为支持她的楼栋长工作,专门为她配了一部TD手机,“TD手机话费包月,邻居们给我打电话,我都给对方回过去”。从此,朱凤清,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志愿者中间,聆听了社区志愿者们许多感人的故事,激励着她做一名好志愿者。凭借以前做营销的“职业习惯”,朱凤清决定先把自己“推销”出去。

  她把自己的楼栋长身份、姓名、手机号打印出来,张贴在502栋4个单元的楼道口,每天早晨送走小外孙,便在楼栋门口溜达,见人打招呼,主动上前介绍“我是楼栋长,有困难就找我”。为了方便和住户联系,没多久,4个单元,56户人家,都认识了这位楼栋长,楼栋里的矛盾也都找到了她。

  3单元陈爹爹说,住楼上年轻人晚上“咚咚咚”很吵,让他无法入睡,朱凤清了解后,写了个温馨提示“楼上帅哥靓妹,楼下有位老人身体不好,望你们上下楼脚步轻点,楼栋长在此谢谢你们配合!”楼上噪音没有了,陈爹爹见人便说“我们这个栋长真不错!”

  一天夜里11点,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朱凤清一家人。一开门是居委会和物业值班人员,他们接到3单元401室住户刘爱军的电话,说是家里突然漏水,因楼上多年未住人,查不出漏水原因,只好跑来向朱凤清求助。朱凤清赶到刘师傅家一看,家里成了“水帘洞”,大盆、小盆摆成一片。两位空巢老人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子女都不在身边,遇到这种情况肯定很着急。朱凤清楼上楼下找原因,发现漏点可能来自502、602住户,可是两家长期没人住。深夜无法联络抢修,朱凤清决定关掉总水阀,她挨家挨户通知居民备水,漏水得以控制。忙完这些,已是凌晨,汗水浸透朱凤清的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她找出“民情”记录本,查找到楼上用户信息。几经周折,502、602两家业主终于赶到,最后发现是602水管爆裂。她与物业一起帮602业主家排水、抬家具……一天下来,朱凤清腰都直不起来。后来,调解赔偿时,刘师傅说:“我们这里有一个时刻关心我们的楼栋长,我信任她,都是楼上楼下的,简单解决,帮我把墙刷一刷就行了,免得难为我们的楼栋长了。”602的业主也非常感动。

  自从朱凤清当了楼栋长,大闲人变大忙人,楼道上有丢垃圾的、上下楼关门声音大的、租户与房东有矛盾的情况再也没有发生过。

  成立抱抱团,温暖最困难的人

  2012年,温馨苑506栋陈婆婆患乳腺癌。此时,陈婆婆的小外孙才几个月大,女儿又外出打工。陈这一病,家里乱了套。

  了解这一情况后,朱凤清与社区志愿者杨景霞、卢瑞珍等人主动上门帮助陈婆婆,陪陈婆婆去医院打针、化疗、住院,一陪就是半天时间。为了照顾好,她们便排班轮流服务。

  “第一次化疗,要是营养没跟上,白细胞升不起来,治疗效果就会打折”。朱凤清每次在陈婆婆化疗时,都要咨询医生,病人应该吃什么?补什么?注意什么?她都问得清清楚楚。那段时间,每到饭点,朱凤清在家做好饭菜,再端到陈婆婆家,等陈婆婆吃完,她洗好碗再回家自己做饭吃。

  照顾陈婆婆期间,朱凤清萌生了一个想法——要用志愿者火般热情温暖最困难的居民——成立“抱抱团帮帮邻”志愿服务队。

  朱凤清回忆起给志愿者服务队取名时说:“现在的社会节奏太快,很多人都忽视了身边人,缺乏交流,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温暖,我们抱抱团给社区最困难最需要温暖的人以拥抱,就是希望能尽我们最大努力去温暖他们,让他们积极乐观起来。”

  “抱抱团”志愿者拥抱社区重大病患者,为他们服务,志愿者个个康复经验丰富,都成了半个“医生”。

  陈婆婆乳腺癌手术后,伤口化脓,腥味重,朱凤清帮忙擦洗伤口,帮忙换药,悉心照料,一天都没耽搁,用陈婆婆的话来说“朱小妹比亲妹妹还亲”。

  钟家利2009年患上了肝癌,他不再与家人同桌吃饭,握手、交谈更是少了很多,比起病痛,这些人际关系的疏远和冷淡,更让钟大哥难受。妻子左德秀亦终日郁郁寡欢,患上抑郁症,少言寡语,不与人交流,有时候整天不说一句话。

  了解这一情况,朱凤清每周至少上门三次,给钟大哥“话疗”,按摩小腿,和正常人一样握手拥抱。“哪怕你不帮忙做什么,拉拉他的手、抱抱他,就是很大的安慰”。

  钟家利住院期间,“抱抱团”轮流陪护,医院每天早8点查房,“抱抱团”成员每天坚持8点前赶到医院,抓住医生问病情,“钟大哥恢复的怎么样了?”“钟大哥气色比昨天强多了!”“钟大哥平时饮食还要注意什么呀?”……

  病房的病友不禁好奇地问:“老钟,你屋里这么多姊妹啊?”钟家利笑笑说:“她们都是百步亭社区的志愿者,对我比亲姊妹还亲呢!”

  钟家利的主治医生对“抱抱团”说:“老钟有福气啊,住院这么久,你们每天都来看,没间断过,老实说,自己家里人都很难做到你们这样。”虽患肝癌,钟家利住院期间每天都很快乐,每天都很充实。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都说肝癌是癌中之癌,走的最快,钟家利在“抱抱团”的关怀下撑了4年,是个奇迹。

  钟大哥临终当天,朱凤清赶到医院,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钟大哥临终托孤,说道:“朱小妹,左大姐就拜托你了。你们出来活动的时候,就把她叫上。”朱凤清握着他俩的手说:“钟大哥,你放心,左大姐就是我们的亲姐姐。开春油菜花开了,我们就一起去踏青。左大姐上半辈子由你照顾,下半辈子交给我们负责”。

  钟大哥走后,朱凤清每天和左大姐通电话,隔三差五去串门,天气好了约她出来走走,约一起买菜,逛街。社区开展万家宴、元宵灯展都叫上她,在“抱抱团”的带动下,左德秀生活丰富起来,情绪也逐渐开朗起来,话也多了,也爱笑了,有时候竟会主动给朱凤清打个电话问候,现在,左德秀还主动加入志愿者队伍,参与社区服务,把温暖带给更多的人。

  被“抱抱团”的温暖感染,主动加入志愿者队伍的,还有陈国珍,在“抱抱团”长达8个月的关怀下,陈国珍乳腺癌得到控制,恢复情况良好,她说等病彻底好了,也要做一名志愿者。就这样,“抱抱团”成立不到2年,成员从起初四五人发展至今天的40多人。

  “抱抱团”服务不少特困家庭,朱凤清深刻感受到,对于空巢老人、孤寡老人、癌症患者等人群来说,他们最困难的,是身边缺少温暖。令朱凤清欣慰的是,在“抱抱团”的感召下,社区涌现出一批批温暖的人,他们愿意把身边的困难人群当家人,付出一份爱。68岁的霍军彪和周腊英夫妇便是其中的典型。

  霍军彪夫妇俩加入“抱抱团”后,于2013年和83岁空巢老人陈超、笪善孝夫妇结对帮扶。陈超因患眼底黄斑变性,几近失明,老伴儿笪善孝画了一辈子的工程图,眼睛昏花,加上脑萎缩,无法正常生活。两人的儿女都不在身边,生活变得格外艰难。

  在接受霍军彪夫妇帮扶之前,朱凤清作为楼栋长,一直照顾两位老人,她隔三差五的上门问候,送去生活用品和水果蔬菜,然而楼栋长的工作繁忙,需要帮助的困难家庭逐年增多,朱凤清难以抽身保证每天都去照顾陈超夫妇。

  就在朱凤清为难之时,霍军彪夫妇走进了这对空巢老人的生活,他们了解陈超夫妇的情况后说:“不要担心,我们会帮助你们、照顾你们的。”这句简单的承诺让陈超夫妇倍感温暖,在之后的日子里,霍军彪和老伴儿周腊英开始照料他们的饮食起居。

  霍军彪夫妇每天早上买菜,准时到83岁的陈超老人家做午饭,等两位老人吃完饭,将碗洗好后再回自己家烧菜做饭。下午到了饭点,再去陈超家做晚饭。他们摸清陈超夫妇的胃口,陈超说:“你们做的菜比我老伴儿都做得好吃!”

  笪善孝因脑萎缩无法自控,有时会大小便失禁,周腊英便耐心为老人擦洗身体、换衣物,将脏了的裤子、衣服统统清洗干净。霍军彪夫妇每天如此,笪善孝十分感动,她常对周围的人说:“他们做的事,连我自己的儿女都做不到。”

  有人为霍军彪这么照顾邻居图个什么,他总笑着说:“百步亭社区的志愿者很多,我们作为志愿者,在能帮助别人的时候,多帮帮别人,等我们老了。走不动了,也一定会有一群志愿者来帮助我们。”

  退休党员杨景霞,搬来百步亭之前,在汉口的老城区住过,邻居是一位高龄孤寡老人,后来杨景霞搬来百步亭当了志愿者,又与社区几位空巢高龄老人结对帮扶,多年来,包括老城区的那位孤寡老人,杨景霞坚持照顾4位90多岁的高龄老人,她坚持每天一个问候电话,下雨变天电话提醒他们不要出门,每年过年过节必带上营养品去探望这些老人,她们的生日,杨景霞一次都没有漏过……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正如歌里唱的,百步亭社区有这样一群温暖的人,用朱凤清的话讲,就是“志愿者聚是一把火,散是满天星”,他们每人贡献一点热,聚成热火,聚成阳光,温暖社区特困家庭。

  原标题:武汉百步亭社区“抱抱团”温暖困难家庭
志愿者服务
分享到:
中国社区网社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