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社区志愿者化解矛盾润物无声

时间:2018-09-08

评论0  转发  收藏  字号:T|T
来源:法制网

  早晚各十分钟,串东家走西家。

  唠家常、问冷暖;知百姓情,解难心事。

  这样的生活方式,刘桂英自八年前成为一名社区志愿者以来,已成为固定模式。

  家住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春柳街道敦煌社区的在沙龙街的刘桂英,当上社区志愿者后,还拥有了一个令自己乐此不疲的头衔——37号楼楼长。

  别看时间短,效率却很高。

  前不久,刘桂英在走访时发现,37楼对面的楼有居民出于迷信,在自家窗前挂镜子“辟邪”,被反光的居民也挂起镜子“自卫”,一来二去竟发展到四家。

  刘桂英和社区干部一起,在楼院内召开居民“马扎会议”调解,挂镜子引起的风波得以平息。

  “这是大连市志愿者参与社会治理工作的一个缩影。”大连市综治办相关业务负责人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为发挥志愿者在社会治理工作中“末梢神经”作用,各区(市)县各显神通、亮点频现,如沙河口区的“晨话夜访”、甘井子区“小英工作室”和“党内民主议事六步法”、金普新区的“志愿者积分制”等做法,在收集社情民意、排查化解矛盾纠纷方面发挥着奇效。

  “晨话夜访”知民情解民怨

  8月23日早上9点多,面对来访的记者,大连市沙河口区春柳街道敦煌社区书记孙义华开门见山地介绍该社区的法宝——“晨话夜访”。

  孙义华说:“‘晨话夜访’之所以建立,说起来让她感到很惭愧。”

  2010年6月的一天,社区居民张淑贤大妈向孙义华反映,患重病的李东亮多日未开门,屋里还飘出腥臭味。

  众人撬开窗进屋后,大家惊呆了:垃圾成堆,蚊蝇飞舞,粪便塞满了整个便池,满地都是空酒瓶子。

  原来,由于李东亮酗酒、脾气暴躁,妻子和他离了婚,他就破罐子破摔,导致生活不能自理。被发现3天后,李东亮因病重离开了人世。

  “这件事对我和社区触动很大,如果信息能早点反馈,或许不会这样糟糕。”孙义华说,她在难过之余,发动楼长、热心居民等志愿者,每天早晨8点左右和晚间,在各自网格内的楼院收集居民疑难事、困惑事、应急事,2010年10月,“晨话夜访”应运而生。

  随着“晨话夜访”知名度不断提升,更多的居民成为志愿者。

  “几年前,我家因为下水道堵塞反水和楼上6户闹起矛盾,楼长王丽梅和社区干部帮着我调解,最终圆满解决。”家住敦煌南街70号楼的志愿者赵慧琴告诉记者,正是她的亲身经历,让她主动申请成为志愿者。

  在敦煌社区70号楼4门洞,赵慧琴指着一楼一家窗外的防盗铁栅栏告诉记者,这个栅栏以前往外多了10厘米,二楼居民怕家里进小偷,非让一楼拆除不可。楼上楼下一时闹得不可开交。

  “我在6月21日巡查中发现这一矛盾,最终提出栅栏向内缩10厘米方案,双方握手言和。”赵慧琴说。

  目前,敦煌社区“晨话夜访”志愿者已达157名,共收集问题2000余件,解决638起矛盾纠纷。如今,“晨话夜访”已被推广至整个春柳街道,被群众亲切地称为没有警铃声的“百姓110”。

  “六步法”定纷止争步步精心

  73岁的尹桂春,腿脚不好。不过每天都要从自己家出发走上10分钟,到另外一栋居民楼巡查一番。

  她的身份是大连市甘井子区红旗街道里程社区彩虹园33号楼代楼长。

  “别看是代楼长,作用可不小。”尹桂春满怀成就感地对记者说。

  8月23日下午一点多,记者跟随尹桂春来到33号楼3门洞一户家中走访。

  “这两天咋样,楼上还有动静吗?”尹桂春问。

  “没啥动静了,谢谢尹大妈的帮助。”这户居民梁兴玉感激地说。

  前不久,梁家楼上来了新租客,每天噪声很大,梁兴玉因此和他们口角起来,无奈向尹桂春求助。

  “我和社区综治专干小英介入调解了一次,看来是有效果了。”尹桂春笑着对记者说。

  尹桂春口中的小英,名叫戴英洁,在这个社区来头可不小,化解矛盾纠纷有一套,她在2014年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英工作室”,吸纳了像尹桂春这样的数十名志愿者排查化解矛盾纠纷。

  “我选楼长可不滥竽充数,有的楼院没人选,就找其他能力强的人担任代楼长。”戴英洁说,

  数据显示,2014以来,戴英洁带领、指导志愿者共排查矛盾纠纷114起,调成率高达97.3%。

  里程社区充分发挥志愿者力量,与其相邻的彩虹社区也不甘示弱。

  8月23日下午三点多,在彩虹社区会议室内,社区书记滕玉芬正在主持召开社区民主议事会,20多位居民代表、楼院党支部书记、党小组长和社区工作人员坐在一起,正在为“解决辖区养犬不文明行为”议题进行充分讨论。

  滕玉芬总结说:“除了加强宣教,再发动志愿者巡查,通过一个月养成养犬好习惯,然后再总结,这个暂定方案,大家同不同意?”

  众人纷纷同意,这个“议题”在掌声中通过。

  滕玉芬介绍,彩虹社区共有13000余名居民,排查化解矛盾纠纷等问题光靠社区十几名工作人员肯定不行。于是,2011年6月,彩虹社区开始实施社区民主议事“六步法”,发动辖区党员成为志愿者,每名党员有几名联系户,倾听他们反映的问题与意见。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六步法”步步精心,分别是汇集民意、形成议题、公布议题、讨论议题、办理议题、反馈议题,一些复杂问题还可以上报人大、政府解决。

  自“六步法”实施以来,共召开议题会70余次,解决了广场舞、公家车站扰民,弃管楼无煤气等诸多问题,将许多存在群体访、越级访的隐患化解于无形。

  积分制鼓励志愿者“志愿”

  8月24日一大早,记者漫步在大连市金普新区中长街道花园社区,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沁人肺腑。

  早上8点,身穿蓝马夹的志愿者刘翠波、于桂荣和徐海眉开始了1个小时的社区巡查。

  “我们街道2016年6月在各社区建立了‘四星百人’志愿者队伍,四星分为蓝、黄、绿、粉色马夹志愿者,其中蓝马夹负责治安巡查、矛盾纠纷排查化解。”中长街道综治办副主任国庆连告诉记者,如今,每个社区的蓝马夹已达100余人,多为退休干部、热心居民等,是社情民意的敏感接收器。

  “别看我们社区蓝马夹有100多人,但管理得井井有条。”花园社区书记张凤敏对记者说,将数名志愿者编为一组,每周负责其中一天上午和下午各一个小时的巡查,这样所有志愿者被充分利用起来。

  刘翠波一组是每周五上午8点到9点、下午2点到3点各巡查一小时,目前共化解邻里纠纷50余次。

  刘翠波一边巡查,一边向记者讲起最近化解的一起家庭矛盾:胜利路384号楼张大爷丧偶多年,因为雇保姆的事和儿子闹得不可开交,刘翠波他们介入调解后,儿子同意雇保姆,张大爷也表示财产和保姆无关,父子矛盾得以化解。

  “我们志愿者,都是有‘身份’的人。”于桂荣一边笑着说,一边向记者展示她手中的平安“四星百人”志愿服务积分卡,每项积分事由写得清清楚楚,并有社区综治专干签字,她余分有26分,可以兑换39元商品。

  原来,中长街道为激励这些志愿者,推出积分制,每巡查一小时积一分,发现和解决问题还有相应的加分,并在各社区选定一个便利店作为奖励兑换点。

  国庆连说:“我们街道每年拿出6万元,作为奖励社区志愿者经费,平摊到每人身上不多,主要是一种激励。”

  于桂荣赞同国庆连的说法:“其实奖励没有多少钱,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换些生活用品,但心里有成就感和存在感,有干劲儿。”

  记者手记

  记者在大连采访有一个感受,这里的志愿者遍布大街小巷,犹如血管里的白血球,发现矛盾纠纷这样的“炎症”马上将其吞噬。不过,这些志愿者并不像白血球那样与“炎症”同归于尽,相反还会因为化解矛盾纠纷而不断扩大队伍。大连市沙河口区敦煌南街70号楼居民赵慧琴因矛盾被社区帮助化解,主动申请成为志愿者,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晨话夜访”、“小英工作室”、“党内民主议事六步法”、“志愿者积分制”等,这些都不无体现着社区的睿智。以“六步法”为例,大量志愿者参与到民主议事当中,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并不像一盘散沙,而是遵循“六步法”一直发挥着作用;发现的疑难问题还可以上报政府、人大解决,使诸多存在群体访、越级访隐患纷争得以及时化解。

  记者认为,大连推行“枫桥经验”+志愿者模式,补充了社区对排查化解矛盾纠纷力量不足的问题,顺应历史潮流,顺应民意,定会在继承发扬“枫桥经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原标题:大连推行“枫桥经验”+志愿者模式 依托社区吸纳志愿者化解矛盾润物无声

志愿者服务
分享到:
您看完本文后的心情:
中国社区网社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