犟妈:只要我在 战斗就没有结束

时间:2015-10-17

评论0  转发  收藏  字号:T|T
来源:中国社区志愿服务网

  对话身边好人,传递正能量。9月28日下午,“全国劳动模范”易勤与丈夫做客中国社区网,讲述为智障“孩子”撑起一片蓝天背后的故事。

  易勤,47岁,武汉市东方红食品有限公司女老板,武汉家喻户晓的“犟妈”。“犟妈”易勤和丈夫刘宏涛经营着一家小型食品厂“东方红”。8年来,他们坚持聘用智障员工,既当老板,又当“爸妈”,和12名智商与三五岁幼儿差不多的员工不离不弃。为此他们累计亏损近80万元,先后卖掉、抵押两套房子往工厂里贴钱。尽管“东方红”的经营日益艰难,但念着这群智障员工,易勤和丈夫刘宏涛始终坚守,不愿放弃。2015年3月,易勤、刘宏涛荣登“中国好人榜”。

  1997年,易勤和丈夫刘宏涛创建了一家小型食品厂“东方红”,为了让智障“孩子”有个“家”,“东方红”成了福利企业。易勤和刘宏涛不放弃,手把手地教,嗓子哑了,腰也驼了。付出终有回报,经他们教出来的孩子生产的食品,经卫生部门检查全部合格。但由于效率低下,公司亏损了80万元。虽然经营困难,但每月20日,员工们能按时领到工资,带薪享有国家法定节假日和暑假。“好夫妻”易勤、刘宏涛的事迹引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大家纷纷点赞“好夫妻”用倔强的爱为残疾人撑起美好的家。

  八年来每天起早贪黑 嗓子哑了,腰也驼了

  每天早上7时许,“东方红”的厂门口都会出现一道独特的风景:在易勤的招呼下,智残员工们集体跺掉身上的沙子和尘土,从“扶弱助残·积善行德”的标语下依次进入厂房。

凌晨5点,“犟妈”起床在车间内准备各种原料.jpg

  凌晨5点,“犟妈”起床在车间内准备各种原料

  为了这道独特的风景,易勤早早地便起了床,她总会在凌晨5点30分左右习惯性醒来,然后进入车间,换工作服,戴工作帽,洗手消毒……在厂里,丈夫刘宏涛负责跑销售,易勤负责抓生产,她必须在“伢们”上班前做好充分准备,这样他们来了才能直接开工。

深夜,“犟妈”对白天生产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进行归纳登记.jpg

  深夜,“犟妈”对白天生产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进行归纳登记

  材料头天晚上就准备好了。瘦小的易勤要把20多公斤一箱的米粉搬到操作台上,然后称重、倒模、压平……长期的劳作,让她的十指上布满裂口,而每天十几个小时地跑上跑下则使得她的左脚小趾长出了硬块增生,新买的白布鞋必须在脚趾部位剪开一道2厘米左右的口子,才能减少脚的疼痛。此外,易勤的颈椎和腰椎也已经严重变形,医生要她住院,可她不愿意去,因为厂里不可能离开她。

  员工们陆续到厂后,易勤仍然无法轻松。智残员工们的智力仅相当于几岁的儿童,劳动效率大概只有健全工人的五分之一,带领和指挥这样一群“伢们”工作是一件更加劳心费力的事情。员工们进入车间后,易勤要把每个人要干的活一样一样安排好,否则很多人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连洗手消毒、拖地、封装这样最简单的事情,易勤也要喊着“一二三四”,手舞足蹈地示范。有时订单多得赶不完,员工使性子、不听劝,易勤急得直跺脚。

  “跟这些伢们沟通,一句话可能要重复讲一百遍,天天讲年年讲,他们才能记得住。”到后来,易勤连晚上做梦都在念叨,由于长年用嗓过度,她的咽部长满了息肉,声音长期嘶哑。为此,她特地配了一个扩音器,上班时就斜挎在身上。

  尽管精疲力竭,到了工人们下班了,易勤依然不能休息。“伢们”经过充分训练之后,对产品质量的把关十分严格,但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他们会把所有看上去有瑕疵的产品都挑出来扔在一边。于是,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总会积累下一大堆“不合格产品”,而其中的许多可能根本就没有问题,如果扔掉会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时候,易勤两口子就只能亲自上阵,把那些“不合格”产品再返工一遍。八年来,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午夜。

  这些年,再困难,易勤一直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到了2013年的春天,常年的辛苦劳作,身体每况愈下,才47岁的易勤看上去比同龄人要苍老许多。视力急剧下降,喉咙的息肉让她无法发声,颈椎病发作时,只能躺在车间的地板上不能动弹……但想到濒临破产的工厂,家庭经济的拮据,易勤拒绝了亲友提出去医院休养、治疗的建议。

  “我们也不想这样累,但是现在没什么选择了,把这些活生生的‘伢们’赶出去,谁收留他们?我们又于心何忍?”易勤动情地说道。

  夫妻严把质量关 “特种兵”生产的一等品多达99.7%

  干净的抹布整齐叠放在一起,拖把上写着每个人的名字,抽屉里的物品全部是摆放有序,所有的小包装盒都严丝合缝……很难想象,这些都出自一群智商只相当于三五岁孩子智障员工之手。

  “我们厂房的洁净度达到了医院手术室的标准。”易勤的丈夫刘宏涛说。按照要求,在进车间生产前,员工们要洗手消毒,换衣换鞋,不能用手直接接触原料,车间里原来没有空调,但大家在夏天时依然要戴着24层厚的口罩工作。这些健全人有时候都难以坚持的事情,这些智力有缺陷的员工都做到了。

  说洗手五遍,他们不会只洗四次,即使是手上裂了口子,工人们工作都很认真,不会动歪脑筋,让最后产出的食品安全、完美。“我是特种兵!我能行!”这是东方红食品厂智障员工每天工作前都会齐呼的口号。犟妈说,她的“特种兵”们甚至比健全人还用心,“他们有一颗纯洁的心”。

“犟妈”生产中一丝不苟.jpg

  “犟妈”生产中一丝不苟

  操作中精益求精,检查质量一丝不苟,一等品由原来的23.5%上升到99.7%。十个伢包的产品看不出丝毫差别,每箱产品打开后你会惊奇的发现,连中英文的朝向都是一个方向。一位食品监管的干部说:这个厂几多年了,随时来,都经得起检查,冇得几个企业能做到!一位中央媒体的记者连续跟踪采访后感慨:这些智障孩子可以做奢侈品,太神奇了!

  面临80万元亏损 毅然苦撑守住底线和良心

  八年时间相处下来,易勤说:“这些工人有时比健全人还可爱,是非分明,正义感强,没有杂念,心思很单纯。”

  然而翻倍的精力投入,却换不来翻倍的效益。为了维持厂子,易勤先后将自己的两套住房售卖和抵押,用于原料购买和工人工资发放。八年来,工厂总共亏损了近80万元。如今一家三口只能蜗居在一间看不见阳光的十平方米斗室,挤在一张用板凳加宽的床上。

  虽然连年亏损,但东方红生产的酸梅膏、糕点等拳头产品仍被看好。武汉本土颇具实力的两家企业曾闻讯上门,希望展开合作,但开出的条件之一是“希望智残工人们离开,由他们重新招人”。也有熟人建议,东方红干脆彻底摘下“福利企业”的牌子,甩掉智残工人包袱。思虑再三,这位“犟老板”婉拒了对方的好意。原因很简单,她担心企业易手后,东方红会被不良的经营手法和生产工艺所影响,产品品质“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砸了金字招牌。

  残疾工人的劳动效率,哪里比得过健全人。自这些残疾工人2005年开始进入东方红后,健全员工陆续离去,短短的8年之间,这个原本殷实、欣欣向荣的私营工厂,效益一路下滑。一位食品同行悄悄告诉记者:对一个以残疾人为生产主体,效益低下的工厂,如此饮鸩止渴般不计回报的投入,这哪里是在办工厂,这纯粹是在搞慈善!

  “工人们在厂里待了这么久,我们之间已经有了感情,怎么忍心?”易勤和丈夫商量,无论如何,都要继续先将智残工人留下。

  易勤的丈夫刘宏涛实在不忍看着妻子独自操劳,也加入进来,每当看见曾经骄傲的“厂花”,被工作压弯了腰,累花了眼,手上也裂口斑斑,他又心疼又佩服。“很多时候在面条里面多加个鸡蛋,就是我支持她的方式。”

  “如果我干不下去了,倒了,我就找个有良心的新厂长,让新厂长带他们。”易勤最担心的还是这批员工的未来,“只要最后一颗子弹还没有打光,战斗就没有结束。我就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把这个厂延续下去,让这批智残的伢们有饭吃,让他们有棵大树,能够遮风挡雨。”

  说起自己的产品,易勤和丈夫刘宏涛底气十足。“从做老板赚钱的角度看,目前我们是败了,但是论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我们胜了!”

  倾小家有大爱  “犟经理”带动全家呵护智障“孩子”

  “易经理”,“刘厂长”,“小刘”。

  在既是厂、又是家的数百平方米的东方红食品厂里,这是妻子易勤,丈夫刘宏涛,女儿刘欣,这一家三口之间相互的称谓。

  三口之家的一幕幕对话,让厂子里的智障工人们时刻感受到:在东方红的厂门内,岗位职责高于一切,不管是经理、厂长,还是经理、厂长的女儿,劳动面前都是平等的……

  2005年,易勤悄悄将自家一套30平方米的老房子卖了6万,补贴进了工厂;2007年,易勤又不得不抵押了自家最后的住所,换来20万,这些资金如同血液一般注入了经营效益积重难返的东方红…… 易勤倾家助残,家庭关系一度变得异常紧张。

  丈夫刘宏涛说:“放弃这些智障员工,厂和家都能很快兴旺起来,但易经理是死活也不会同意的。对厂和家而言,我是金钱上的对,她是人性上的对,可最后,我还是想,金钱应该为人性让步!”

  “我觉得她像穿越过来的,在这个年代简直不现实。”易勤的女儿刘欣两年前大学毕业,本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但易勤却把她拉进了厂里。一来有个健全人帮她做事效率会高些,二来也想让孩子多锻炼锻炼。这一锻炼就是两年。

  女儿刘欣爱好时尚,但每天穿着工作服早起晚睡,没有周末,更没拿过一分钱工资。刚毕业时她不太理解母亲的做法,吵着说,“你的世界观、价值观可以这样。但是你不能要求我跟你一样,我是80后,跟你同龄的人,在这个年代可能都没这种思想了,但是你现在还要强加于我这个年代”。但在厂里锻炼两年后,刘欣渐渐明白了爸妈的出发点和苦衷。“我觉得我的血肉都是父母给的,我的命也是父母给的,还谈什么对不对得起呢?这个关头我肯定不可能退出去,就等于说两个老人掉在水里,我不能见死不救。他们说‘人在做、天在看’,我不知道天有没有在看,但起码我晓得说话要有底气。”如今被称为“小刘”的女儿已是20多岁的大姑娘,却要在每天辛苦劳作、疲倦不堪后,和父母同挤在一张用板凳拼凑起来的木板床上,情何以堪!

  而“易经理”在面对所有人的非议时,却呵呵一笑,自嘲道:“这有什么呢,我们是革命同志,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2010年的春节,一位至亲串门看到如此情景,把这位“犟经理”悄悄拉到一边说:“易勤,看看这个家,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你亏欠这个家太多太多了……”

  易勤又是呵呵一笑,她没有解释,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不断滚落下来……

  智障“孩子”口中的她 “犟妈就是我们的妈妈”

  生活中像吃饭穿衣过马路这样的小事,易勤也要事无巨细的为孩子们照顾周全,易勤的老公刘宏涛感慨,她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孩子们的妈妈。

  刘宏涛说,一到过节过年的时候,她就想着我们这里有两个孤儿,要给他过年买身新衣服,从里面的衬衣、袜子、皮带、裤子到外面的外套,而犟妈自己连一双袜子都舍不得买。

  12个孩子在犟妈的庇护下,工作和生活都变得越来越好,易勤说孩子们虽然嘴上不说,但也在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回报着这份特别的母爱。前一段时间易勤腰疼的不行,其中有一个娃在乡里搞得土鸡蛋。易勤回忆,当看到孩子提着土鸡蛋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泪水就止不住的流。“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犟妈为员工过集体生日.jpg

  犟妈为员工过集体生日

  员工有去有来,易勤总在那里。她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一些智残者的家长慕名前来为子女求职,42岁的徐晖成为了其中的幸运儿。徐晖到东方红上班已半个多月,拜了吴建军和黄佳玮两个“师傅”,“来这里以后,我不想再回原来那个厂里,因为这里更加快乐。”他说自己是“话痨”,有时不听话,以后会在易勤的教育下好好改。

  智障工人黄佳玮今年31岁,他爱看球也渴望踢球。但从儿时起就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一起玩,他只能一个人孤单地在场边,看着小伙伴在足球场上飞奔。遇见犟妈之前,黄佳玮曾在一家炸鸡店和一家洗车店里工作过,而这些工作经历留给他的更多是痛苦的回忆,直到他进入东方红食品厂。“犟妈对我们很好,鼓励我们用我们自己双手努力劳动。我来到这里后,爸爸妈妈都很开心,我能把好的食品卖出去,也能自己挣钱了。”黄佳玮说,过年他都想继续上班。

  “犟妈就是我们的妈妈。”刚过20岁的吴文凯是第一个叫易勤“犟妈”的员工。易勤回忆,员工们惹她生气了,吴文凯就喊:“妈,别生气啦。”,“第一次听到‘妈’这个字,让我眼泪止不住地流。”

  父辈红色革命精神的熏陶 是犟妈良心坚守的力量之源

  其实易勤本可以不这样操劳。易勤的父亲1938年参加革命,上世纪70年代,在一家国营工厂做副厂长。副厂长在别人眼里可是个不小的领导,可易勤从没看过父亲占公家的便宜,就连自己想把厂里生产剩下的边角余料——几块碎木头拿回家烧火,也会被父亲狠狠批一顿,而父亲却会在分红糖的时候给厂里的孕妇多批几斤。

  不占便宜、多为别人着想,这是父亲对易勤的言传身教。“不要总想着当官,当一个普通的工人就可以了。把工作踏踏实实地做好,对得起你自己的工资,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易勤回忆父亲当年的教诲。

  讲良心、不放弃,严谨的家风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易勤,她总想着自己再坚持下,就会有转机。最让她难忘的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一家三口为了赶订单,一直饿着肚子干到凌晨三点,看到丈夫和女儿快睡着了,易勤给他们唱起了歌:“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

  父亲,是易勤的精神支柱。每年她都会去墓地祭拜。

  2013年清明节,工厂堆积的订单无法完成,只得昼夜加班赶工。易勤深夜在工厂门口烧纸,祭拜远行的父亲,她喃喃自语:“爸,女儿不孝,女儿也很难,但没有辜负您的养育……”

  不论何时,谈起父亲,易勤总是语调高亢:父亲斗大的字不认得几个,却总喜欢给她讲革命年代战斗的故事。父亲哪里知道,他的掌上明珠,耳濡目染,渐渐地成为了东方红食品厂里的“犟女儿”。一股子敢打敢拼的精神,也成了易勤性格中最闪亮的一面。“工厂最困难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想法,大不了拼了我一个,只要能救一厂子残疾工人!”

  采访间,说起未来的打算和梦想,易勤说,哪里有什么很大的梦想,等到哪天自己干不动了,这些残疾孩子只要有所依,有所养,那时,她也就可以没有遗憾地离开了……

志愿者服务
分享到:
您看完本文后的心情:
中国社区网社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