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春源:六旬老人倾囊建纪念馆

时间:2016-06-23

评论0  转发  收藏  字号:T|T
来源:中国文明网

    丁春源家住青岛市李沧区兴华路街道永平路社区,是街道里家喻户晓的“大名人”,提到他,居民们用的最多的词就是“爱国”和“担当”。为了让侵华日军在青岛即墨毛子埠村犯下的屠村罪行能够昭告天下,左手重度残疾的丁春源毅然决定靠一己之力修建一座“毛子埠惨案”纪念馆。为了这个决定,21年来,他四处奔波搜集历史资料和证物,终于让这段几乎被人遗忘的历史重回人们的视野。

 
  屠村惨案让他震惊

  儿子的一次模仿让他下决心建纪念馆
 
  1995年,正值抗战胜利50周年。一天,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一个关于抗日战争的节目,“毛子埠惨案”的字眼在节目中一闪而过,虽然没有详细的介绍,却给当时正在看电视的丁春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丁春源的妻子就是即墨市七级镇毛子埠村人。当他和妻子回到毛子埠探亲时,丁春源就有意在村民中询问。那场大屠杀的幸存者李瑞章和赵有海向他讲起日寇洗劫毛子埠村、屠杀180多名无辜村民的经过。
 
  1938年5月8日,50多名日军偷袭毛子埠村,他们采用机枪扫射、刺刀挑杀、剖腹挖心、泼汽油火烧等残忍手段,屠杀毛子埠村民,并放火烧毁了全村700余间房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毛子埠惨案。丁春源震惊了,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很多村里的年轻人并不了解这段历史。
 
  从毛子埠回到青岛后,丁春源还没有建纪念馆的念头。真正让他下定决心建惨案纪念馆的是儿子的一句话。“当时儿子还小,有一天,他在电视上看到一部抗战题材的节目,竟然模仿起日军,并称自己是‘皇军’。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既沉重又伤感,还带点自责。我就下决心要在毛子埠村建‘日军侵华毛子埠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
 
  纪念馆筹建整整十年

  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1995年,纪念馆开建,丁春源没想到这个纪念馆让他整整盖了5年。虽然做建筑设计的丁春源有一些积蓄,但纪念馆开工后,他发现,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资金短缺成了最大的问题。丁春源每年挣一点钱就给纪念馆投入一点,就这样,第一层盖了两年,花了近13万元。1997年,随着电脑设计开始普及,丁春源的手绘装潢设计生意渐渐得一日不如一日。但那时配置一台电脑至少需要两万元,这对于将全部收入都投入到纪念馆建设的丁春源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那一年,由于手头上实在没有资金,纪念馆的建设不得不中止了一年。最终也是因为资金问题,丁春源的纪念馆在盖完第二层后,不得不草草收工,这时距离开工已经过去五年了。“最难的时候,我们全家不得不靠低保度日。”回想起那段岁月,丁春源一度唏嘘不已,但他并不后悔,“幸好当初建的面积那么大,不然现在很多资料都没地方展示。”
 
 
  纪念馆建成后,丁春源开始四处收集“毛子埠惨案”的相关资料,他走访了全村20余名幸存者,了解当时惨案的情况,不仅详细记录了他们的口述内容,还进行了现场视频作品的录像。
 
  为了寻找“毛子埠惨案”的史料记载,他先后去了潍坊档案馆、即墨市档案馆、青岛市档案馆,都没有找到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在查找的同时,他还发信给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希望他们能帮助协查,但最终依旧一无所获。这时他有点急了,“纪念馆建成了,惨案的幸存者的口述材料有了,可在档案馆里却无史料可查,这怎么行! ”就在这一筹莫展之时,一个朋友告诉他,在老即墨县旧址的档案馆里好像见过对惨案的描述。他马不停蹄地赶到那里,终于见到了记录这段历史的珍贵档案。
 
  在寻找“毛子埠惨案”历史资料的同时,丁春源一直在构思纪念馆内的布置。他想在大厅里做一幅以“毛子埠惨案”现场为主题的壁画。为了让壁画再现当时惨案的场景,他找来了幸存者,通过他们的叙述开始创作。研习过美术的丁春源每画一稿,就先让他们看,让他们指出与实景的不同,一遍遍地画一遍遍地改,直到在这幅画中的每一个人物表情、每一件物品的位置在他们的眼里都复活为止。创作壁画的样稿,他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
 
  2003年,正当丁春源在热火朝天地布置纪念馆的时候,他的母亲病倒了,瘫痪在床,纪念馆布置工作的速度不得不放慢。在母亲病倒的近三年的时间里,丁春源一边照顾自己的母亲,一边收集抗战资料,布置纪念馆。终于在2005年9月,“毛子埠惨案”纪念馆开馆了。
 
  20多年的坚持和努力

  只为保住一段渐被遗忘的记忆
 
  20多年来,纪念馆接待了数万人次的参观者,其中多数是中小学生。随着时间流逝,惨案的幸存者已经不多,83岁的赵有海在纪念馆里常年做讲解员,讲述他怎样在乡亲的帮助下从屠刀下逃出。他的儿女担心他去纪念馆会勾起伤心往事影响身体,但赵有海坚持着。如今,纪念馆已经成为山东省中小学校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且入选了山东省公布的“8处日军侵华遗址档案”之一。同时丁春源本人建立纪念馆的事迹也传播开来,不少国内爱国人士纷纷为他的纪念馆捐钱捐物,帮助他进一步完善馆内布置。很多日本友人也专程慕名前来拜访,对日军犯下的暴行表示忏悔。目前纪念馆共接待日本友人500余名,其中还有4位前来忏悔的日本二战老兵。日本女教师石乡冈日出子等和平友好人士也出巨资帮助修缮了这座纪念馆。女教师回日本后,还成立了毛子埠抗战纪念馆支援会,组织了500多名日本友人前来参观。除此之外,不少日本和平人士还帮助丁春源在日本国内搜集了许多关于惨案的资料,并成立了毛子埠抗战纪念馆日本支援会。
 
 
  但对于丁春源来说,他的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8年抗战已经结束了,但‘我的抗战’才刚刚开始。”这20多年来,除了建设纪念馆,他还一直致力于让人们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的宣传。丁春源自幼酷爱中国书画,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特长,纪念馆建成后,他每年都尽个人的最大能力,在纪念馆举办“正义尊严和平——为历史作证展览会”和“和平为纽带翰墨传友情书画展览会”。他创作的大量中国书画作品,多次在各级书画艺术大展中获奖,并在日本举办30余场书画展览会。
 
  20多年来,丁春源几乎倾家荡产,只为收集侵华日军的罪证,建设惨案纪念馆,家人从不理解到支持,他说对家庭有着太大的愧疚。对他而言,建设纪念馆不仅是他的梦想,也是他想给毛子埠村留下的精神财富,他希望后人永远铭记这段惨痛的历史,记住落后就要挨打,勿忘国耻、奋发图强。丁春源说,“如果时光倒流,我还会选择走上这条路,因为传承抗战精神,警示后人,强我中华,这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
志愿者服务
分享到:
您看完本文后的心情:
中国社区网社区视频